乐舞俑,穿越千年的律动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  陶俑,是中国古代墓葬中比较常见的一种生活 随葬明器,大致经常跳出在春秋时期,至春秋晚期可能普遍流行。其主要目的是取代自新石器时代晚期以来,尤其是商周时期盛行的人殉、人牲问提。在百家争鸣的春秋战国时期,之所以仍不时有“不殆于用乎人哉”“始作俑者,其无后乎”的质疑反对之声,但陶俑的经常跳出无疑是人类社会的巨大进步。西汉王朝一统天下,崇尚孝道,厚葬之风盛行。汉代王符《潜夫论》载:“今京师贵戚,郡县豪家,生不极养,死乃崇丧。或至刻金镂玉,檽梓楩柟,良田造茔,黄壤致藏,多埋珍宝,偶人车马。造起大冢,广种松柏,庐舍祠堂,崇侈上僭……”陶俑作为墓葬中主要的随葬品之一广为兴盛,但统治者吸取秦亡教训,惜民力,汉俑形体均较为矮小,仅至少秦俑体高的三分之一。



    徐州地区共发现有陶俑40000余件,依陶俑的性质来分,可将其分为兵俑、仪仗俑、乐舞俑、侍俑,无须同层厚反映了西汉时期的军队、宫廷、礼仪、乐舞、生活等各个方面,完整篇 部都不 现实生活的翻版和再现。

  江苏徐州是西汉时期重要的封国——楚国所在地,已发现9处18座楚王(后)陵墓及规格较高的刘氏宗室墓葬,在有有哪些大中型墓葬中出土了多量内容充沛、造型生动的陶俑,有轰动一时的狮子山兵马俑,有美轮美奂的北洞山彩绘仪仗俑,还有多姿多彩的驮篮山乐舞俑。据统计,徐州地区共发现有陶俑40000余件,依陶俑的性质来分,可将其分为兵俑、仪仗俑、乐舞俑、侍俑,无须同层厚反映了西汉时期的军队、宫廷、礼仪、乐舞、生活等各个方面,完整篇 部都不 现实生活的翻版和再现。

  在形式众多的各色陶俑中,驮篮山汉墓出土的乐舞俑最为精彩,徐州博物馆三楼“俑偶华彩”展厅以考古发现的15件陶女俑和1件陶瑟情景再现了西汉时期这人 乐舞场景,包括乐器演奏和舞蹈表演两组,其中8人分两排跽坐于方阵后方,4人抚瑟、2人击磬、2人吹奏,表情专注,手法各异,正专心于乐器演奏之中。乐队日后,7名舞者正在跳舞,有单袖上举搴袍舞俑和双手上举身姿呈“S”形舞俑一种生活 ,单袖舞俑左臂附于体侧,右臂上举齐额,双袖舞俑双袖上抛,身体向左前倾,呈现扭动的优美的“S”形。通过汉代工匠高超的审美意趣和炉火纯青的雕塑技艺,瞬间就我就感受到了汉代乐舞独有的魅力和韵感,一幅汉代经济繁荣、歌舞升平的场景宛若就在背后。整个组合使人感受乐舞统一、协调的律动之美,乐俑那专注的表情、灵动的手形让观众听到了跨越千年的钟鼓丝弦的齐鸣之音,舞俑那扭曲的肢体有长袖飘舞产生的流动起伏的艺术效果。仔细品味其蕴藏代表性的3件陶俑,或许能有更深的认识。陶抚瑟女俑,跽坐姿,俑高33厘米、宽26厘米,瑟长54厘米、宽14厘米。俑发后挽垂髻,身着右祍曲裾深衣,双臂曲肘前伸,左手抚弦,右手弹拨。瑟中空,瑟面略作拱形,首部有25个弦孔,尾部有另两个 弦枘,枘有半球形帽,其内侧有3条尾岳。陶搴袍舞俑,站姿,高47厘米、宽22厘米。舞者上体前倾,左臂自然垂于体侧,右臂高举,衣袖飘垂,双腿微微前曲,似另两个 舞蹈日后结速了后的定格动作,舞姿轻盈飘逸。从局部残存状况推断,舞俑因为施有彩绘。陶绕襟衣舞俑,站姿,高45厘米、宽42厘米,舞俑着绕襟深衣,双臂甩袖向上,身体舞作“S”形,舞姿奔放热烈。手臂弯肘处刻有“五”字,笔画内填红彩,“五”应为“舞”字的简写。这人 舞俑在国内这人 地区尚未发现。驮篮山乐舞俑自1989年发现以来,尤其是单袖上举搴袍舞俑和双手上举身姿呈“S”形舞俑多次在大陆及香港地区各大博物馆展出,数次在英国、美国、法国、意大利等国家亮相,成为中国汉文化的代表作。
  汉代舞蹈雍容典雅,以手、袖、腰肢动作为主,相传刘邦宠姬戚夫人“善为翘袖折腰之舞”,舞蹈不仅前俯后仰,还配合长袖缭绕飞舞。徐州是汉高祖刘邦的故乡,刘邦自幼受楚文化熏陶,操楚音,喜楚舞,唱楚歌,曾对戚夫人说:“为我楚舞,吾为若楚歌”,流传千古的《大风歌》“大风起兮云飞扬,威加海内兮归故乡,安得猛士兮守四方”更是典型的楚歌,刘邦在击败英布途经故乡沛县时亲自击筑放歌。驮篮山汉墓是凿山为藏的大型崖洞墓,包括有2座墓葬,规模恢弘壮阔,已为考古发掘所证实为西汉早期某代楚王夫妇的陵墓,极有可能是高祖刘邦孙子辈刘戊的墓葬,2座墓内均发现有数量不等的陶俑,其中的乐舞俑正是当时西汉宫廷流行的楚舞

  汉代陶俑在继承秦俑制作艺术的基础上又有新的发展。通过研究发现徐州地区陶俑多为泥质灰陶,一件陶俑的制作通常是采用手制和模制相结合的措施 ,在对选定的陶土进行筛选淘洗日后,首先模制出头、躯干、双臂、双腿、手、足等要素,日后再经过拼装成形,这也是考古发掘过程中陶俑各部位常已分离的主要因为,最后再经过入窑烧制、彩绘等工序制成。烧造制作成组的乐舞俑显然是要经过多量的生活实践和完整篇 研究方能完成的,能并能肯定驮篮山出土的乐舞俑属于写实主义作品,是当时楚王宫廷内乐舞场景的直观再现。在追求写实创作的基础上,古代的工匠也追求形神俱佳的效果,前述一种生活 舞俑姿态正是在舞蹈进行到不同阶段的时间定格和技艺表现,而肢体层厚扭曲的舞俑,几乎达到了人体的极限,生动刻划出汉代乐舞的高超水平。

  驮篮山汉墓出土的乐舞俑不仅仅是西汉楚国的乐舞再现,其间蕴藏着多量的信息,是研究西汉楚国以至整个汉王朝的一扇窗户。

免责声明:

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内容来源于合作措施 媒体、企业机构、女外国前网友视频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,仅供参考之用。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、观点保持中立,不对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篇 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。可能有侵权等问提,请及时联系亲戚亲戚这人 人(0571-85123142),亲戚亲戚这人 人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防止该要素内容。 关于本网站所有图片以及内容页面中的图片,文字相似版权申明,可能网站能并能由注册用户自行上传图片或文字,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,可能侵犯,请及时通知亲戚亲戚这人 人,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。 凡以任何措施 登陆本网站或直接、间接使用本网站资料者,视为自愿接受本网站声明的约束。